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父亲般慈祥的局长
父亲般慈祥的局长

父亲般慈祥的局长

陈局长早上上班,刚出电梯就听见办公室里两个女人在嘶吵着什麽,你一句我一句,好像是秀娟的声音,莫非有人欺负她!他赶紧朝里走。


  「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吃公家的饭还在这里嚣张!」一个体态肥美,曲线有致的女人在骂秀娟。


  「给我出去!」秀娟说道,「谁让你在这里到处咬人了!保安你们还等什麽,把她拉走。」


  「慢着,你是什麽人,说话这麽脏。」陈局长对那个女人试问。


  秀娟一看到局长来,赶紧躲在局长身後,「她就是那个**饭店的老板娘--徐莉莉,上次跟你提过的,她们家饭店不合格被开了罚单,现在来这闹事来了,局长……」说着又哭起来了,「你知道~.吗……她骂我是个……她还想……打我」局长一听急了,「别哭,我在这呢」,然後又转向徐莉莉说「我们是按规定办事,上面要求我们要严格执法,你们自己不合规定,当然要重罚。还有你在这里闹,我们可以把你交给派出所。」


  「是局长大人啊,我倒要问问你,我们哪里不合格了,我们的厨房已经重新整理过了,不信你可以派人去看;我来这里评评理她就想把我打发走,这就是你们为民服务吗!」徐莉莉据理力争,「我可以向你保证,你看能不能把罚单取消,这事儿就算过去了。」


  陈昂一听,感觉像是局里的错似的,火气陡升,「坚决执行处罚,要是不服可以继续向上面投诉,不过我可警告你,你的饭店到时候可不是罚这5000块钱的问题,关门大吉吧」


  徐莉莉也急了,「你这样说是非罚不可,我们走着瞧!~ 」说完转身朝外走去,还不忘朝警卫说「今天辛苦你们了。後会有期」陈昂转身朝警卫嚷道「以後别再让她进来,否则你们也别想吃饭了!把门关上然後出去吧!」


  秀娟一直怯怯地小声抽泣,她可能是仗着局长在故意地撒娇,不过她本身也是吓了一惊,没想到遇到这种事。


  「别哭了,这回给她狠狠地罚,我也叫警卫以後不准让她进来,不会再来欺负你了」陈局长的话刚说完,秀娟就又哭出声来,「好啦宝贝,我看看你有没有伤着,过来我瞧瞧。」昂也知道秀娟在撒娇,半开玩笑地说。


  「要不是你来,我可能被她就打死了,看她那凶样,想要吃人似的!……嗯……」又哭起来。


  「我不是在这吗,怎麽又哭呢……呵呵……胆小鬼……」陈昂笑着说。


  「讨厌,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欺负我」雪娇娇滴滴说着,然後头靠在局长的怀里,像是只猫一样娇气。


  局长端起秀娟的胳膊然後瞧了瞧,「小胳膊这麽白嫩,哪里受伤了」,然後又说「眼泪把脸都弄花了,像只大花猫,哈哈……」秀娟扭头看着局长,那可爱的表情让局长又喜爱又心疼,「人家受了这麽多委屈,你还。」她正说着,局长用手托起她的下巴,忽然吻起她娇嫩还在不停说话的小嘴。秀娟心里一阵温暖,这个男人就像父亲对女儿一样的亲切温柔,又像丈夫对妻子般的激情,她受了小小伤痛的心,又被这强大而温暖的爱打动着,她此刻幸福极了。局长轻轻在在她的小嘴上吻着,然後伸出舌头,那渴望的舌尖触碰到秀娟的唇逢,轻轻试探着,忽然秀娟的唇逢轻轻蠕动,他一股劲将舌头顶进去,那温暖湿润香甜的肉壁挤压着舌头,那种快感就像秀娟下面某处的感觉一样,局长内心的火热瞬间点燃。


 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秀娟的裙子里,他感觉到了一阵暖流,原来秀娟纤薄得内裤已经湿了一片,局长的舌头还在秀娟的口中搅动着吮吸着,手则顺着那优美温润的阴部来回抚捏着,然後又从内裤的顶部伸进去,慢慢滑向阴唇,那湿润的粘液让秀娟的阴毛柔软滑爽。


  陈昂再也受不了了,他将舌头从秀娟口中抽出,迅速脱下秀娟晶莹的内裤,头藏在秀娟的裙子里,舌头轻轻舔着秀娟的阴唇那湿湿的热液,然後又用舌尖轻轻撩了几下阴蒂。秀娟轻轻地叫了几下,声音软的像只绵羊,她看着自己裙子一动一动的,感觉到下面是局长的舌头在吮吸着自己的阴部,快感油然而生,她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的挑逗过,慾火灼身,下体痒痒的有很舒服,她简直太喜欢局长的舌头了。


  陈昂那宽厚的舌头由阴道口自下往上扫动,不时挑逗着湿漉漉的阴蒂,他是不是可以听见秀娟那娇柔的呻吟还夹杂着叫喊声,兴奋无比,简直是个快活的小绵羊,他也越舔越起劲,加快了节奏。


  秀娟看着局长像个奴才一样跪在自己的裙下,为自己的性福卖力,局长那粗糙的胡渣在阴部来回摩擦,挑逗的她快要疯了,那种成就感太强烈了,就像个女王似的,激情四射。她的阴部又痒又舒服,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快感。


  「啊……,不要啊……」秀娟叫出声来,局长的舌头忽然被一阵热流猛烈地冲击,然後流的满足都是,淫液让局长喜出望外,满载而归。


  「爽死了,我的小乖乖……太好吃了,真是意犹未尽啊。」局长抬起头说,一边还擦拭着嘴角。


  「大坏蛋!……啊……羞死人啦……」秀娟娇气地骂着局长,可心里都爽到家了,她真的感觉到自己性福无比,看着局长这样成熟健壮的男人帮自己舔小穴儿,任何女人都会醉如花心的。可是局长那裤裆又湿了,这下又要重新换衣服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