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破处故事
破处故事

破处故事

妈妈巨大的卧室里面,两个妇女在装睡,两个小情侣在光明正大做爱。


  我扑在雪云的胯下,用力闻着雪云私密处的味道,只有淡淡的处女的奶味,蜜穴还没被肉棒插入,肉体还没被精液混合污染,一切是那么清纯可口。


  嘴巴含住雪云的蜜穴峡谷,舌头在洞穴里面使劲的搅动,卷起舌尖勾进深处,被处女摸阻挡在外面,只能重点舔舐雪云的尿道口。


  下体从未有过的快感,让雪云难以抑制的大声呻吟出来,在寂静昏暗的卧室里面,格外清晰诱人。


 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妈妈和雪姨的被窝不断耸动着,两个熟女姐妹将睡衣剥得干净,互相热吻抚摸。


  妈妈的手更是捻着雪姨的下体,红肿得像一颗猪蹄的阴户,两个饥渴的熟女也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

  看着妈妈像个主人一样,肆意侵略玩弄雪姨,我就很欣慰,妈妈果然很有领导的能力,以后帮我管理后宫!


  在我的爱抚下,雪云的下体慢慢湿润起来,和熟女不一样,成熟的女人水特别多,而雪云的下面水不多,进入状态比较慢。


  看时机差不多了,我爬起来压在雪云身上,将巨大的龟头顶在雪云的阴户上面,心想着出其不意,给干进去就可以了。


  于是在雪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猛地屁股用力一顶,就像顶到厚厚的肉膜,整个阴户都凹进去,龟头都被压扁了,疼的我龇牙咧嘴。


  “嗷……啊啊啊……好痛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雪云大声惨叫,泪水决堤一样流出来,哭嚎着手脚乱蹬,手掌不断拍打我,我的脸也被打好几下。


  处女好难干啊,对我这大鸡巴简直是折磨,也完全没有经验,雪云一哭,我的心就完全乱了分寸,连忙放弃草逼,抱着雪云的小脑袋,连连道歉,抚摸雪云的秀发。


  “雪云乖,来妈妈疼你。”


  旁边的妈妈和雪姨都看笑了,两个懵懂的年轻人,对做爱一知半解,真的很可爱,也好怀念逝去的青春。


  妈妈责备的扫了我一眼,推开我笨拙的身体,张开双腿,将雪云的娇躯拉进怀里,躺在自己的两腿中间。




  在妈妈的亲吻下,雪云慢慢止住哭声,被妈妈的双手抚摸的很舒服,闭着眼睛,小嘴轻轻地呻吟。


  真不愧是我妈妈,性经验丰富,很会挑逗女人的敏感带。


  “来,腿张开,这样勾住我的腿,对,就这样,雪云真棒。”


  妈妈把雪云的腿抬起来,用膝盖弯勾住雪云的膝盖弯,轻轻一用力,两人的膝盖就紧紧勾住,妈妈的腿压在床上,雪云的小腿就被勾的高高翘起,下体也随着双腿上抬,朝天上勾起,蜜穴就这样完全展露出来。


  “妹妹你去教孩子怎么插进去,小心一点,臭小子的鸡巴太变态了,别伤到了我的宝贝女儿,做爱本来就是一种享受,看你们那么毛毛躁躁的,我就心痛的看不下去。”妈妈吩咐雪姨道。


  “花姨……不要啊……你们怎么也光着身子……好害羞啊……”雪云羞红了脸,处女逼第一次完全露在这么多外人面前,心里感觉特别的刺激。


  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,你能够和心爱的人做爱,应该感觉到幸福,我们都是你的长辈,有责任帮助你们,不让你们受伤。”雪姨扭着大屁股爬过来,身材被我干瘦了以后,看上去更加婀娜多姿,腰臀的弧线能把男人的魂给勾没了。


  “可是……这样不好吧……”雪云害羞道,眼睛却也忍不住偷看雪姨的身材。


  “林文的鸡巴可是不得了,你看我都生了几个娃娃了,这下面还被他草肿了,你看,现在撒尿都难受,更别说草逼了,真是太厉害了,草一晚上就把我的逼草烂了。”


  雪姨说着屁股高高翘起来,果然下面肿了好大一颗逼,阴道口被肿大的阴户挤得就剩下一小个洞。


  “我的儿子就是厉害,早上我就发现,妈的这骚逼今天特别不对劲,妈的身材变得贼好,屁股扭扭捏捏的都不敢做椅子,我还以为她痔疮犯了呢,要不是我严刑拷打,拉到厕所里面检查屁眼,妹妹还想瞒着我不说呢。”妈妈嬉笑着揭露雪姨的老底,扬手打了雪姨屁股一巴掌。


  “可是……这个……”雪云有些犹豫,心里吃醋,没想到我是这么花心的男人,嫁给他可不会幸福啊。


  “不用担心,在我们的大家庭里面,没有人可以欺负你,妈妈给你保证,一定让你幸福,好吗?”妈妈劝说道,夹住雪云不放松。


  而雪姨抱着我的大肉棒,用嘴巴不停舔舐,故意流很多口水,润滑我的肉棒,不一会,我的肉棒就变得油光滑亮,润滑充足。


  妈妈一边和雪云激烈舌吻,手上也没有闲着,一只手熟练的夹着奶头搓揉小乳房,一只手按在雪云的阴户上面,手指粘满淫水,再在阴蒂上不停摩擦滑动,粉嫩精致的小阴蒂,哪里经历过这般爽快的挑逗?无辜的被剥去包皮,孤零零的凸起在阴户上面,被妈妈灵活的手指不断搓揉。




  雪云脑子一片空白,喉咙发出一阵阵醉人的呻吟,慢慢的身体开始随着妈妈的手上下颤抖,越来越剧烈,脸色越发粉红,身体慢慢紧绷,突然惨叫一声,眼睛泛白,一道水箭猛地射出,滋在被褥上面,然后源源不断的尿不断流出,尿失禁了,屁眼也高高嘟起,屁眼的肉壁都翻了出来,肛塞卟一声被挤出来。


  我完全惊呆了,女人还能爽到这样地步?雪云平时多乖的女孩子,现在在我的眼皮子下面尿床了,真是太淫荡了。


  妈妈没有停手,继续猛攻雪云的小嘴和两个奶子,雪姨也抛下我的肉棒,完全不嫌弃雪云的尿液粘满了下体,嘴巴一下就含住雪云的阴蒂,用力吸吮,同时头还不停猛摇,就像猛兽撕咬嘴里的猎物。


  雪姨的手也不停,拿着那个肛塞,从翻开的菊花又塞进去,拔出来,进进出出,用力地草这雪云的处女菊花。
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妈妈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雪云被上下夹击,高潮一波接着一波,清纯的小脸充满了肉欲,从高亢的尖叫,慢慢声音喊嘶哑了,到后来就像瘫痪了一样,翻着白眼,身体下意识地颤抖,享受着高潮的冲击。


  雪姨将尿湿的被子撤掉,再给雪云屁股下面铺上厚厚的浴巾。


  “现在可以了,有请我们的主人,草我们的新娘吧。”雪姨扶着我的肉棒,慢慢对准雪云的肉穴,完全不用我操心。


  由性爱经验丰富的导航员指点,巨大的龟头没有让我马上干进去,只是在雪云的蜜穴上面不断的磨蹭,将厚厚的阴唇拨开,不要阻碍龟头的去路。


  随着我慢慢用力,龟头果然进去半个。


  和上次的肉壁不一样,这次我感觉到顶到了一层薄膜,那是雪云的处女膜。


  “好疼啊……不要……”昏厥的雪云被下体的刺痛惊醒,想要挣扎,可是双腿被妈妈勾住,双手被妈妈抓住,完全无法反抗。


  “马上就好了,好了好了……”妈妈温柔地哄着雪云。


  “用力!给我进去吧!”雪姨没有犹豫,看准时机,猛推我的屁股,卟一声我的龟头完全干了进去。


  我能够感觉到雪云的处女摸被我的龟头撑裂,温热的血液不断流出,雪云的阴道口就像橡皮筋勒过我的龟头,卡住我的龟头沟里面,好紧好紧的。


  “哇呜呜……妈妈……妈妈呀……”雪云完全崩溃大哭,破处的痛楚那一瞬间,就像一把斧头,要把身体从下阴劈开一样。




  喔……好舒服……


  我的肉棒传来阵阵舒爽感,好像一阵阵暖流,被我的肉棒吸收进去,那感觉,比自慰射精的感觉还爽,一波一波的送我上天啊。


  妈妈松开了雪云,两个少妇一左一右靠着雪云,不断抚摸鼓励她,加油,你可以的。


  我也尝试更用力深入,可是我的肉棒尺寸太大,不但雪云疼的要死,我的肉棒也很疼。


  “今晚就先这样,我们先休息吧,大家也都累坏了。”我感激的说道。


  她们也都同意了我的建议,雪姨帮我擦肉根结合处流出来的血迹,再铺好一个被褥给我们当婚床,可以避免草逼弄脏了床铺。


  然后我抱着雪云睡在中间的主位,妈妈也要给我让位,睡在我旁边。


  雪云非要转过身背对我,肉穴扭着我的龟头好紧,好爽,对雪云就是一种折磨,下体被我的龟头磨得又酸又麻。


  雪云蜷缩着身子屁股翘向我,一根黑黝黝的肉棒,由我的下体直直捅在雪云的阴户里面,粗粗的肉棒是连接我们心灵的高速公路,我的胸口紧贴着雪云的细背,能够感受到柔弱的心跳,跟我的心产生共鸣。


  这瞬间我感觉无比的幸福,抱着雪云的身体,鼻子埋在雪云的秀发中,不一会我就沉沉睡去。


  妈妈也挤进我的被窝里,在儿子的背后看着这对恩爱的情侣,心情就像打翻五味瓶,复杂极了。


  儿子长这么大,就像一瞬间的事情似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娶老婆生孩子了。


  嫉妒,自己辛苦培养的儿子,就这样被别的女人拐走了。


  欣慰的是,儿子的第一个女人是王雪,第二个是自己闺蜜的女儿,也算门当户对。


  自己的儿子真有本事,看来是自己的教育很有效果,裸体教育让儿子对性更加清楚,更加成熟。


  这事刚刚开始,自己必须尽快和蔡美丽这个闺蜜商量一下,两家人要结为亲家,这是锦上添花的大好事,两家人不但距离近,家庭也差不多,孩子也是青梅竹马的老同学,自己也宝贝这个女娃娃,再也找不到更合适了。


  一张大床,两个忧思沉沉的欲求少妇,一对满足的情侣,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夜晚。


  一觉睡到自然醒,那是最美妙不过的体验了。


  睡饱的我慢慢醒来,感觉精神非常饱满,体力充沛,就像整个人获得了新生一般。


  身体有些睡硬了,发麻,我不由的伸胳膊蹬腿,舒展一下身体。


  “咕叽咕叽……”


  这时我感觉到肉棒好像在温水中搅动,发出淫靡的水声。




  我起身仔细查看发现,原来我的鸡巴全根没入雪云的肉穴,大腿紧紧顶住雪云的小屁股,因为我的动作肉棒被扯了出来,在水腻的肉穴里搅动出声响。


  肉棒离开一点温暖的蜜穴,马上就感觉到冷了,我感觉又把肉棒干了进去。


  “哈……”


  雪云还在睡梦中,屁股的姿势嘟向我,被我将肉棒顶进娇躯里,体内塞太满了,忍不住张开小嘴,似乎为了排泄掉一部分压力,被草的太狠了。


  我难以置信,雪云一个处女的娇躯,身材娇小,怎么容纳下我的大肉棒?


  这全插进去,怕是能从逼口捅到心脏,真的成为心灵之路。


  不过我不一会就发现了秘密,原来雪云的肚脐眼上方一点的地方,被顶起一个鼓包,随着我的肉棒起伏,我这是顶到雪云的肚脐眼了,不得不感慨,女人的蜜穴真是潜力无限,不论多大的肉棒都能吞进去。


  我也发现我的身体更加结实有力,体内有爆发性的力量,比昨天更强。


  果然我的肉棒不同寻常,肯定是我的肉棒导致我身体的各种异变,又帅气又强壮。


  妈妈啊,肉棒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,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,每天都用女人的逼喂你!


  想到我的肉棒如此之好,我心情就是大好。


  没想到我和雪云已经成就好事,既然这样,那以后就彻底包养了,做我的女人吧。


  至于结婚,我还没认真考虑过,也不想费那个脑子,年轻人管那么多干鸟?爽就对了。


  性欲大起的我,爬起身来,肉棒滑出了一大半,雪云的肚子也恢复光滑平整,突然巨大的空虚让雪云皱眉,可怜的抱紧自己的胸脯,雪云睡梦里感觉到空虚冷了。


  “别急,我马上满足你。”我坏笑道,将雪云的一只腿曲起来,我屁股坐在另外一只腿上,我的胯下呈现夹击雪云蜜穴的姿态,然后肉棒慢慢干进去。


  雪云的屁眼被挤压的高高鼓起,噗一声放了一个屁,雪云感觉到体内越来越充实,忍不住张嘴呻吟“呃……”


  肉棒顶到底,我能够清晰感觉到龟头戳到一个小嘴,那是雪云的子宫口了,此时子宫口嘴巴张的圆圆的,被撑了一晚上都合不拢了,子宫口的小嘴含住我的龟头,一下吞了进去,再一路顶到头,一用力,就顶起了雪云的肚脐眼。


  “哈……好涨啊……你……干嘛啊……”雪云有些迷糊的张开眼睛,看见是我在搞鬼,有些无力的说道。


  雪云就是感觉含住肉棒一晚上,整个身体好像被掏空,浑身没力气,又酥又麻,人也特别没精神。


  “我在草你啊,我亲爱的雪云,我爱你!”我嬉笑道,肉棒开始在阴道里面慢慢抽插,浸泡一晚上的阴道有些适应我的尺寸,抽插起来很舒服,力道恰到好处。




  雪云就感觉那根肉棒是害人精,一下一下捣碎自己的心,真的好舒服。


  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雪云晕乎乎的说道,身体好累,下体都麻木了。


  “不要什么啊?不要停是吗?”我装傻道,屁股开始马力全开,一下一下重重的撞在雪云的阴户上面。


  “啊!啊!啊!……”


  雪云一声声惨叫,感觉就像身体要被撞散架一般,肚子都快被顶破了,痛的眼泪都流下来。


  “好舒服,好舒服……”我双腿夹住雪云的身体,双手压住雪云的肩膀,有力的腰腹一下下收缩,将下体一次次按压进去。
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别这样……我快吐了!”雪云受不了这样的草逼,似乎胃都要被翻过来一样,恶心的喉咙冒酸水。


  “啊!我快射了!”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我脑海,身体告诉我好舒服!我要射精了!


  低吼着,我的屁股完全疯狂了,像个电动小马达,以每分钟二百次的速度,疯狂轰击雪云的下体,噼噼啪啪,肉体碰撞的脆响,淫水的四溅,谱写顶级肉欲高潮的赞歌。


  “呜啊……哈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”雪云秀发乱甩,娇躯被我干的四处乱摆,眼睛翻起白眼,泪水横流,脸色苍白可怕,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。


  “射了!”一波波快感不断涌来,在某个瞬间一下将我顶上天际!


  我感觉全身精力一下被抽空,凝聚成一个个热流,被我的肉棒一股股射进雪云的下体,把我的种子播撒在年轻肥沃的土壤之上。


  好爽啊!


  我一下空虚的趴到雪云的身上,肉棒插在雪云的子宫里,一嘴一嘴地投喂给小妹妹吃精液,为自己粗鲁的草逼行为道歉。


  小妹妹原本不想理会这粗人的道歉,可是耐不住这精液似乎特别好吃,就像天上的琼浆一样滋润,无力的小妹妹来了精神,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精液。


  等我完全射完以后,小妹妹还不死心,小嘴一口一口地刮着我的龟头,期待吃到更多精液。


  被我精液射入子宫的一瞬间,雪云仿佛感觉看到了天国的美景,耳边传来悠扬的圣歌,灵魂就像飘起来一样,一股股热流滋养着空虚乏力的身体。
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”雪云颤抖着晕了过去,只留下肉体欢愉地抖动着,接受我肉棒的接济,还不满足,就像要把我吸干一样。


  再美好的盛宴,总有结束的时候。我满足地缓缓抽出肉棒,最后龟头啵一声,吻别了雪云的蜜穴。


  帮我们清理干净下体的污秽,我把给雪云穿上内裤,移到干净的位置睡觉,盖好被子。


【完】